首页 资讯 关注 特色 旅游 住行 便民 图片 视频

民俗

旗下栏目: 民俗 名人 名企 文化

情牵端午 难忘粽香-内蒙古招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新闻小哥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07
摘要:端午节是中国民间的传统节日,流行于中国以及汉字文化圈诸国。2006年5月,国务院将端午节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自2008年起,端午节被列为国家法定

情牵端午 难忘粽香-内蒙古招聘

  端午节是中国民间的传统节日,流行于中国以及汉字文化圈诸国。2006年5月,国务院将端午节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自2008年起,端午节被列为国家法定节假日;2009年9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审议并批准将中国的端午节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端午节成为中国首个入选世界非遗的节日。
  又是一年端午日,记忆深处粽飘香。每个人的心中不由地都会有几分思念、几分甜蜜、几多回忆。难忘故乡的热闹,难忘家乡的父母和亲人,更难忘童年令人回味无穷的飘香粽子。

难寻乡村粽子香

□ 彭根成

  离端午节还有些时日,粽子就已经上市了。火腿粽、蛋黄粽、豆沙粽,看着感觉都挺诱人的,但吃起来,我却总是觉得味道远不能与母亲包的粽子相比。
  小时候过端午节,村里家家户户都包粽子。诱人的粽子香气掺杂在一起,与雾腾腾的热气一道沁入心脾。

情牵端午 难忘粽香-内蒙古招聘


  我最喜欢母亲包的花样粽子。为了确保粽子新鲜、清香,母亲会选用最新的糯米作食材,泡糯米的水一定要味甘清冽。半个钟头后,糯米盆里就会“咕嘟、咕嘟”冒起一串串水泡,雪白雪白的糯米颗颗润泽饱满,愈发显得如珠似玉地晶莹剔透。
  泡糯米时,母亲会把包粽子的竹叶丢进锅里煮一下,以增加它的柔韧度。母亲还会用清水泡上几把红枣、红豆、绿豆,把前日买好的火腿切碎,剥一大碗栗子备用。到了中午,盆里就堆起了许多敦实的三角形粽子。母亲点起灶火,把一个个粽子放到锅里,往大铁锅里加上水,全神贯注地守在灶台前,不时地添柴。10多分钟后,锅里就开始有了动静:粽子好像是在锅里打滚,蒸汽“呼哧”“呼哧”地向外冒,整个厨房渐渐笼罩了一层氤氲的雾气。
   粽子在锅里要足足煮上一个多小时,才逐渐有香味溢出,叫人胃口大开。开始起锅了,鼓胀的粽子可爱动人,粽子里各种食材的香味,深深地渗进了粒粒糯米里。
  俗话说:“热糍粑,冷粽子。”煮熟的粽子,需要完全晾凉了之后吃才够味。每回端午吃粽子,多是傍晚光景。晚风轻拂,装在盘子里的粽子香味浓郁,轻轻地咬上一口,细滑酥软。我觉得,要数板栗加火腿味的粽子最香。香味绕喉而下,整个人都被这一股醇香浸染得有点儿恍恍惚惚的。食毕,余香犹存,令人舒泰绝伦、好不欢喜。
  母亲包的粽子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乡邻们见了,每次都会讨几个回家去品尝。一番啧啧赞叹之后,乡邻们也不忘向母亲讨教包美味粽子的秘诀。母亲总是笑呵呵地说:“也没什么窍门,就是让粽子自然熟、自然香……”其实,别人学母亲终究是学不成的,因为母亲的粽子里,包进了对子女的一片爱心……
  我们长大后,兄妹几人一直在外面打拼,很少能够吃到母亲包的粽子了。母亲也已多年不做粽子,问其缘由,母亲淡淡地说:“你们都不在,做出来了也没人吃啊!如今,村里家家都这样……”
  听了母亲的话,我感到非常愧疚:年轻人都在城里享受着打拼来的幸福生活,却冷落了留守家乡的父母。每当节假日时,我们都应该多抽出点时间,回家陪侍日夜思念我们的父母,用我们的孝心,唤醒飘荡在乡间的端午粽香。

在外婆家过端午节
□ 史久爱

情牵端午 难忘粽香-内蒙古招聘

   

  说起端午节,大家总会想到爱国诗人屈原,想到赛龙舟、吃粽子、喝雄黄酒等传统习俗。而在我的家乡,却有“出嫁女儿回娘家”的民俗。每当端午节时,我便总会想起小时候在外婆家过端午节的情景。
  在我的印象中,每年端午节前后,恰逢麦忙时节。但只要能抽开身,母亲就会带我们姐弟去看望外公、外婆。外婆的家距离我们家约有1公里的路程,母亲骑一辆自行车,我和弟弟分别坐在自行车的前梁和后座上,怀抱着给外婆的礼物,多是一些柴鸡蛋和自家种的新鲜蔬菜,就一路欢笑着出发了。
  外婆是个小脚老太太,走起路来却挺快的。一走进外婆家的胡同,我和弟弟便开始兴奋地呼唤“外婆,外婆”。听到我们的呼唤,外婆高声应答着,脚下如生了风一样,眨眼就来到我们的面前。她会在笑呵呵地抱起我小弟的时候,抚摸一下我的头,亲一下我的脸颊。
  相比较外婆的亲切慈祥,我那当过兵、打过鬼子的外公就多了一份威严。他会问我们“学习怎么样”“平时考试多少分”“在班里排多少名”等与学习有关的问题,然后根据我们的回答或夸奖或警告一番。聊了差不多一支烟的工夫,外公拿起镰刀,带母亲去地里收割麦子,外婆留下来陪我和弟弟。临出门前,外公还会特意吩咐外婆给我们做些好吃的。用母亲的话说,这就是外公对我们表达爱的一种方式。
  外婆家院子里有一株“麦黄杏”树,端午时节杏子正好成熟。弟弟会像小猴子一样爬上树,挑拣着摘那黄得发亮的杏子,塞进外婆绑在他腰间的布兜里,直到布兜盛不下了,他才会下来。未等外婆清洗干净,我们已抢先将黄杏塞进了嘴里。那酸酸甜甜的味道,为我的童年留下了一抹灿烂而馨香的记忆。
  外婆还会带我们去不远处的代销点买糖果吃,会在村头沟渠旁拔些艾草回来,分挂在门头、窗户旁,以求驱灾辟邪,保佑家人幸福安康。我笑外婆太迷信,一把草哪有那么神?外婆反驳说:“老祖宗都是这么说的!”我不语了,外婆胜利似的笑了。
  接下来,外婆开始和面,汗流浃背地给我们炸韭菜菜饺、炸糖糕、烙油饼……这些都是平时我们难得吃上的美味。我和弟弟甩开腮帮子,忍住烫,直吃得小肚子溜圆,小背心都被汗水湿透了。
  快晌午时,收麦回来的外公总不忘给我和弟弟捎两根冰棍回来。尽管那时的冰棍多是凉水加糖精做的,硬得像砖头一样,价钱也不过3分钱一根,但对我们来说,那却是夏天最冰爽可口的解暑美味,整个夏天能吃上三五次已是最大的满足了。
  或许正应了那句“少年不知愁滋味”,每每回忆起来,儿时的端午节就是如此简单、快乐和明媚,犹如这六月温暖的阳光。


那枚温馨的香囊

□ 魏益君

TAG标签: - 端午 难忘 中国民族宗教 情牵 粽香 情牵端午 难忘粽香
责任编辑:新闻小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