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特色 旅游 住行 便民 图片 视频

汽车

旗下栏目: 汽车 房产 导购 养护

一汽撤销解放事业部和奔腾事业部背后引发的三点思考-内蒙古民俗

来源:佚名 作者:网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12
摘要:一汽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车企,它的一举一动都牵动消费者的神经。日前,一汽集团下发的一份内部通知文件再次吸引了无数外界关注的目光。据车

一汽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车企,它的一举一动都牵动消费者的神经。日前,一汽集团下发的一份内部通知文件再次吸引了无数外界关注的目光。据车人网了解到,此次一汽集团下发的内部通知文件中明确宣布了未来一汽将撤销解放事业本部和奔腾事业本部。

一汽撤销解放事业部和奔腾事业部背后引发的三点思考-内蒙古民俗

文件显示,“遵循《关于明确一汽吉林汽车有限公司、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管控的通知》(一汽股份发[2019]3号)精神以及一汽通用后续改革方向,撤销解放事业本部、奔腾事业本部,由总部直接管理解放公司、轿车公司、一汽通用公司。”


上述文件称,自本文发布之日起,启用“体系管理部”、“数字化部”、“工程与生产物流部”、“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办公室”印鉴,原“体系管理及数字化部”、“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展制造部”、“解放事业本部”、“奔腾事业本部”印鉴废止。关于撤销原因,一汽集团未在文件中进行说明。


该文件一出,瞬间便引起了行业内外人士的注意,各种疑问纷纷出现,甚至有人猜测:“这或许是虚假消息,毕竟两大事业部成立还未满两年。”对此,车人网记者向一汽集团的相关人士证实这一传闻,“一汽要撤销解放和奔腾两大事业部是真的,不过实际变化不大,未来奔腾和解放只是不再兼顾其他品牌的发展,这对奔腾和解放的未来的发展甚至还有促进作用。”


奔腾、解放负重“负重前行”

据了解,奔腾事业部和解放事业部成立与2017年9月,是徐留平担任一汽集团董事长不久后主导成立的。其中,奔腾事业部包括一汽轿车、一汽吉林和一汽夏利在内的所有中国一汽自主乘用车业务;解放事业部则包括一汽解放、一汽客车和一汽通用等商用车业务。据了解,这两大事业部均实现了全价值链(研产供销)的功能封闭,并作为独立预算及考核的单位由一汽集团总部实施战略管控。然而这两个成立不到2年的事业部就此撤销,其背后显然有着更深层的原因。

据了解,在奔腾事业部成立后三个多月,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一汽轿车)发布名为《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资产转让暨关联交易的公告》。该公告称,公司拟将包括部门建筑物与加工红旗产品零部件相关的资产以含增值税人民币2.89亿元(含使用费用)的价格转让给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股份”)。这份公告的出现,标志着红旗品牌将正式从一汽轿车体系中剥离出来单独发展。

一汽撤销解放事业部和奔腾事业部背后引发的三点思考-内蒙古民俗

红旗品牌独立之后,奔腾事业部的轿车业务则剩下一汽轿车旗下的奔腾品牌、一汽吉林旗下森雅品牌、一汽夏利旗下骏派品牌。然而,这三个品牌在奔腾事业部下的融合做的并不理想。“首先是经销商渠道上,一汽夏利的经销商并未曾与其他两个品牌的经销商渠道进行融合;其次在产品规划上,这三个品牌彼此之间严重重合,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内耗。即便是奔腾品牌有想要向上的心,但在这样的体系里,奔腾品牌也无力回天。”有行业人士向车人网记者解释道。


据了解,在奔腾事业部成立同年十二月,一汽奔腾事业部举行经销商大会,并当场宣布一汽三家自主乘用车品牌经销商渠道将融合为一,归于奔腾品牌旗下。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经销商大会上,一汽奔腾、一汽吉林的经销商均到会,唯独天津一汽经销商未曾出现。天津一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志平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表示:“三家自主车企属性不同,产权关系不同,运营层面也就有所不同,天津一汽属上市公司有自己的规则要求,而渠道相互借力或是当前形势需要。”


与此同时,在经销渠道融合遇到难题之外,奔腾事业部的“内耗”也相当严重。在一汽集团的自主乘用车品牌板块中,小型SUV车型可谓种类丰富,但一汽夏利的骏派D60、森雅R7和奔腾X40却几乎处于同一定价区间,这难免会造成自相竞争、加大内耗的问题。


解放、奔腾品牌优势逐渐显露

也正是因为以上种种原因,此次一汽集团宣布撤销奔腾以及解放事业部后,上文所提到的一汽集团的相关人士才会评论道:“这对奔腾和解放的未来的发展甚至还有促进作用。”


对于一汽集团,外界普遍存在的一种思维就是其商用车业务表现尚可,但乘用车自主板块就稍微差强人意。事实上,如果从单一品牌来看的话,在经过近两年的发展运营后,一汽集团的解放品牌与奔腾品牌的势头正在逐渐凸显。


据数据显示,一汽解放2018年销量突破30万辆,同比增加7.5%,中重卡产品共计销售26.13万辆,同比增长8.5%。2019年,一汽解放的销售目标为34.3万辆,并进一步加速了在智能化、电动化、自动化等方面的布局。


而在自主乘用车板块,虽然2018年奔腾品牌表现不尽如人意,总销量为8.86万辆,仅完成了年度销量目标的67%,但奔腾近期“动作”频出,其重磅车型T77上市之后销量表现稳定,2019值得期待。奔腾事业部其他两大品牌表现则相对低迷,一汽吉林2018年销量为2.73万辆,同比下降52%;天津一汽夏利虽然同比实现微增0.42%,但上文所提到的一汽夏利与一汽轿车之间的经销商问题并未解决,前景不明。


因此,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两大事业部的目的之一可能就是为了将所有品牌都放在阳光之下,孰优孰劣一目了然,有发展前景的品牌在经过此次调整之后再进一步也未可知。


改革仍在继续

在此次文件中,与奔腾事业部以及解放事业部的撤销相比,其他部门的整改似乎就没有那么显眼。然而, “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撤销到新的“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办公室”出现这一变化也是不能忽视的。

一汽撤销解放事业部和奔腾事业部背后引发的三点思考-内蒙古民俗

TAG标签: 车人网 che310 汽车评论 汽车资讯 车型报道 车型点评
责任编辑:网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