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特色 旅游 住行 便民 图片 视频

知识

旗下栏目: 景点 攻略 装备 知识

戈壁遗珍——居延汉简(上)-内蒙古美食

来源:佚名 作者:佚名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04
摘要:戈壁遗珍——居延汉简(上)
1927年10月,我国考古学家黄文弼在居延地区葱都尔的一处废墟中首次发现了写有汉文字迹的木简。

  近代以来,额济纳河流域蕴藏的瑰宝遭到了国外探险者的盗掘。20世纪中国档案界有轰动世界的四项重大考古发现,其中一项就发现于阿拉善额济纳旗,即居延汉简。建国之后,国内的文物考古工作者在这里做了大量的考古发掘和调查研究工作,使这一地区的辉煌历史重现人间。

悠久的历史

  西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汉朝用兵匈奴,骠骑将军霍去病复与合骑侯公孙敖数万骑出陇西、北地,入居延收河西,打败匈奴浑邪王和休屠王部众收复河西,把居延归入中原王朝的版图。为通西域汉代设立了武威、张掖、酒泉、敦煌河西四郡。太初三年(前102年)发戎甲卒18万在酒泉、张掖北置居延、休屠二都尉,擢用前伏波将军路博德为居延都尉,在张掖郡以北的居延泽修筑遮虏障,构成了守卫河西走廊的军事要塞。

  此后置县移民,大量遣派戍卒屯田垦殖,守疆实边。政治上始在额济纳境内设立建制机构居延县,辖都乡和西乡,**猜您喜欢内蒙古名人**,据推测当时居延屯戍军民约有万人之多。额济纳历史上迎来了第一次农业大开发,经济形势由原来的畜牧业变为农牧业并存的经营方式。军事上设置了肩水都尉和居延都尉。肩水都尉府辖肩水塞候官、橐他塞候官、广地塞候官;居延都尉府辖殄北塞候官、甲渠塞候官、卅井塞候官。各塞候官分管数量不等的部燧,形成了著名的居延边塞,保卫着河西走廊。居延中心区域的K710城址为居延县城,K688城址为居延都尉府治所,也是汉代主要的屯田区。

  从汉武帝时设置县令都尉,戍边守土的将士不仅承担保卫边塞的任务,还要开展繁忙的屯田垦殖经济,居延地区呈现出空前繁盛的景象。汉安帝时发展成张掖居延属国,与张掖郡平级,仅领居延一县,藉以安置内迁的匈奴。汉顺帝永和五年(公元140年),居延县有1560户,4733人,大多为军士。汉献帝兴平二年(公元195年),武威太守张雅奏请以张掖居延属国置西海郡。王莽始建国二年(公元9年),改居延为居城,属辅城郡(酒泉郡)。三国时期置西海郡,属凉州。西晋太康三年(282年),西海郡有2500户。北魏时郡废。由于战乱动荡和时局变革,最终导致汉代苦心经营的军事防御设施瘫痪废弃,昔日烽烟四起的居延边塞逐渐沉睡在苍茫的戈壁。

发现居延汉简

  1927年10月,我国考古学家黄文弼在居延地区葱都尔的一处废墟中首次发现了写有汉文字迹的木简。他认为这些木简与斯坦因在玉门关掘获的木简同属于一类,均是汉晋时期的古物,说明这一带就是汉代遮虏障。但黄文弼未能将发掘工作继续下去,最终把这次震惊世界的考古巨大发现推迟了三年,幸运之神将耀眼的光环戴在了贝格曼的头上。

  1930年,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在额济纳旗进行了多学科的考察活动,在额济纳河流域发现了汉代烽燧亭障。考察团成员瑞典人贝格曼在测量灰色的土墩宝日川吉(博罗松治)时,在捡拾坠地的钢笔时发现了一枚生锈的汉代五铢钱,他与中国学者陈忠器等人开始在此进行发掘,首次发现了写有汉文字迹的木片,陈宗器初步推断这些木片是汉代的木简。随后考察团又在其他烽燧亭障30多个地点发掘出土了更多的木简,并将烽燧亭障遗址统一编号命名,贝格曼把宝日川吉标定为P9烽燧。

  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在额济纳河流域汉代烽燧亭障遗址中发掘出土的1万余枚居延汉简,几经辗转现藏于台湾。

  1969年至1979年间,额济纳旗归甘肃省酒泉地区管辖。甘肃省博物馆、酒泉地区和人民解放军驻地部队等单位组成居延考古队,在额济纳旗对汉代居延遗址进行调查和发掘工作,又一次发现了大量的居延汉简。1972年秋,居延考古队沿额济纳河南起金塔双城子、北至居延海进行了踏察,采集汉简及其它文物200余件。1973年至1974年,对甲渠候官、甲渠第四燧和肩水金关等遗址进行了发掘,出土居延汉简19637枚。1976年,又在布肯托尼地区发现汉简170余枚。甘肃居延考古队在额济纳旗前后采集或发掘汉简两万余枚,此外还有其它文物,现藏于甘肃省博物馆。

  1998年至2002年间,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阿拉善盟博物馆和额济纳旗文物管理所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先后六次进入居延地区开展考古工作。为配合地方公路改线,先后抢救发掘了甲渠塞T9“第十六燧”、T14“第七燧”、T13“第九燧”、T10“第十四燧”和卅井塞北端的T116查干川吉烽燧。同时,清理了甲渠塞部分烽燧东侧的灰土堆,在烽燧及灰坑中共发掘清理出土500余枚汉简和其他汉代遗物,现藏于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2006年以来,额济纳旗文物管理所在开展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和居延边塞长城资源调查工作的数年间,又陆续采集到500余枚居延汉简,其中有部分素简。据不完全统计,在额济纳旗汉代烽燧亭障遗址总计出土居延汉简31000余枚。

  由于居延汉简出土的时间有所不同,因此出现了“旧简”“新简”和“额济纳汉简”之称。既1930年出土的1万余枚居延汉简称为“旧简”;1972年以后出土的2万余枚居延汉简称为“新简”。1998年以来出土的500余枚居延汉简又称之为“额济纳汉简”,其中较完整的王莽登基诏书和封匈奴单于诏书等册书,非常珍贵。傅兴业/文

  ■作者简介:

  傅兴业,男,汉族,**猜您喜欢内蒙古人物摄影**,1962年出生,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人,中共党员,文博副研究馆员,主要从事北方民族文物考古研究。著有《额济纳旗文物志》《草原文明的见证·额济纳旗》,在《内蒙古文物》《草原文物》《内蒙古史志》《中国文物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多篇论文。

TAG标签: 戈壁遗珍 居延汉简
责任编辑:佚名